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2.让人出丑的魔药和枕头大战  刻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我是在你的朗姆热巧克力里放了魔药,但绝对不是媚药!”

尤莉卡在席卷一切,让她颤抖得头脑一片空白的高潮许久后才挣扎出来,立刻对这句话尽可能地大声反击。

“你可以说我恶毒,但不能侮辱我!”她大喊。

泽斯的脸顿时黑了。

尤莉卡挥舞着腕上被掐出一块青的细手臂,抱着一只枕头爬起来。她浅棕色的长发在阳光下泛着光,披散下来遮住半边娇嫩的身体,发尾微微打卷,如果早晨起来不经侍女好好打理,就会乱蓬蓬的。红茶色的眼睛瞪向他,此时看上去好像一只毛发炸起,淋了雨,受了惊吓的可怜小猫。

明明刚刚才把性器从她红肿的蜜穴抽出,泽斯看着此刻的尤莉卡,竟然感觉耳根有点发烫。

这可是那个最惹人厌的尤莉卡。他在心里默念。

“你还想为自己狡辩?不是媚药,你怎么不说是放错了,一开始就不想给我下药?”

阳光让她很没有安全感。尤莉卡缩到床里侧,再度用力揪被子。将那张沾着可疑液体的白色被子从小腿提到胸前,才小小出了一口气,一边毫不客气地反驳:

“这怎么可能认错,全帝都只有你十六岁了还像六岁一样喝甜得腻死人的饮料,长不大的小男孩王子。舞会上大家喝酒的时候,你偷偷往酒瓶里倒热巧克力,以为其他人都不知道吗!”

不仅如此,泽斯后来还在那杯看起来像深色酒的巧克力上挤了厚厚的一层鲜奶油和草莓果酱。有这样浓重的甜味掩盖,又压在奶油下,即使有人给他下毒药也尝不出来吧!?

泽斯恼羞成怒:“爱吃甜食和长不大有什么关系?吃甜食是为了补充思考消耗的糖分,像你这样有脑子和没有一样的人当然不知道!”

他们像之前每一次一样,你来我往地吵了一会。尤莉卡被迫回归话题:“绝对不是媚药!我只是和侍从说给我准备一种让人在众人面前丑态毕露,大出洋相,成为全帝都笑柄的魔药!谁让你害我的精灵语考试不及格!”

——那是因为她考试作弊,还试图把附有魔咒的自动书写羽毛笔丢过来栽赃他啊!?

“够了。”泽斯忍无可忍,尤莉卡每次都能让他作为王族的风仪荡然无存,“你真是蠢得不可思议!”

话音未落,一个塞得鼓囊囊的枕头就向他飞来,泽斯随手挥去,枕罩却被事先割开了一道口子。

白花花的鹅绒将仪态优雅的王子扑了满身。尤莉卡晃着一枚红榴石耳钉在床上不加掩饰地大声嘲笑。

回过神来,他们两个已经在床上滚成一团。被粗暴地操了一夜的尤莉卡体力不支,手脚发软,完全没占到上风。被头冲下按倒在褥子上,嘴里也被塞了一把鹅绒。

“呸、呸!”她用力吐掉那些小白毛。喝了一口床头柜上冷掉的红茶,又露出极度嫌弃的表情。

“总之,你待在这里不要乱走也不要闹,等我去拿了衣服和你一起回去。”

泽斯倒没嫌弃红茶,他把雪白的方糖都加进去,将那壶与尤莉卡眼睛颜色相似的红茶喝了大半,还拿了一块旁边的小饼干。他实在又饿又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